有關Betty Wong的事件


想不到Betty Wong的言論,竟然可以引起那麼多人「關注」,當真是我意想不到。最初我在網上看到有人分享她的長文,乍看來只是一個人在分享自己的人生經歷,我又不認識她,所以沒有興趣讀下去。想不到後來長文被「分享」出去,引來大批人聲討,指責她偷渡來港搶資源,行為不合法也罷,態度又囂張,不懂感恩。

先說她的行徑。很多人說Betty Wong是偷渡來港,是違法。不過我不太明白追究她違法的意義在哪。既然法律有酌情權,而且政府已經行使了酌情權給予她,給她行街紙,那麼即使她是「非法」入境,在法律上已經免責,再追究違法,也就變得沒有意義。

當然,有人可能說法律上免責不蘊含她的行為合理,她始終是「偷渡」與「不遵守法紀」,而且實在很難想像她父母完全不知情,沒有「仙人指路」隻身一個偷渡來港那麼厲害,誠信顯然有問題。但考慮到她是自首(雖然她似乎有說謊之嫌),而且基於她當時偷渡的年齡,以及相關家庭背景,即使這種行為是錯誤,也情有可原,加上她在香港生活那麼多年,因行街紙帶來的種種不便,既使道德上有錯誤,也算是承擔了後果。

至於當初政府批出酌情權的做法,基於人道理由的考量,我認為這批出合理。當時她在內地並沒有戶籍,也沒有任何家人照顧,如果把她送回內地,等同讓她自生自滅,因此按照類近於接收難民的人道原則,我們應該容許她留港生活。

當然,有些人認為,如果按照相同做法,那麼大批大陸人也可以偷渡來港,再拿取酌情權,變相鼓勵偷渡,到時引發偷渡浪潮。不過這是滑坡謬誤,任何在法律上具有酌情權的規範,都會有相應限制防止相同情況大量出現,否則酌情權就會失去原本意義,因此說批出酌情權等同變相鼓勵偷渡,那麼從開始時就應該反對有酌情權限。但事實上,不少重視生存權與人道原則的民主政府都不會這樣做,它們大多是按照當時的實際情況才採取相應的臨時政策,譬如假設這次事件真的引起大量偷渡個案,那麼基於人口負擔問題,政府只要立即加強香港邊境的巡邏、減少批出酌情權、嚴格執行遣返政策等等便可,並不需要一刀切取消酌情權

至於後來政府給予身份證於Betty Wong我不知道政府是否因為她考入港大醫科才批出身份證。如果只因為這個理由,我是反對的,因為這樣的想法太過功利。不過,我認為有另外一種更有力的理由支持她擁有香港人身份。一個非法入境者由細到大都在香港生活、讀書、受香港社會文化薰陶多年,她對香港的認識完全超越對原居地(內地)的認識,香港反而變成她的 「原居地」,那麼如果她在香港一直努力生活、對社會作出貢獻(努力生活、對社會作出貢獻,並不一定只以努力讀書為標準,譬如努力參與社區活動、義務工作等等),那麼我們應該讓她得到居港權,因為她已經與土生土長的香港人沒有多少分別(據Betty Wong自稱她也有參加反國教,這就比一些香港人好多了)。除了上述關於身份認同的道德理由,同時也可以包含功利主義的考量,因為給予這類人正當的身份在香港生活與努力工作,總比繼續讓她在地下化的非法人口中生存與工作,對社會整體更為有利。

另外,有些人說她態度囂張,不懂感恩。但她這篇長文本來是她個人圍子內私傳,分享她成功入讀港大的「威水史」,在這語境下,沒有多謝香港,尚可理解,畢竟一般人都不太有特別的說話技巧。而且,即使她態度真的囂張,她受到的輿論批評已經遠超她態度問題所需要承受的責任。

其實,整件事令我最反感的是大眾的討論角度與傳媒的報導手法。有關非法入境的公共政策與批出酌情權的法律程序問題當然可以討論,但不需要建立在對一個普通人如斯龐大的討伐之中。

有些溫和本土派「疏導民粹」的方式是這樣:容忍一班人歧視、惡意攻擊大陸人,建立族群矛盾,凝聚本土意識,然後他們就走出來「疏導民粹」,把話題引回公共政策的討論層次之中,以此抵抗中共入侵。

帶著這種「民粹出現是正常,因為公共政策出現問題,只要把話題引回公共政策的討論層次之中,就可以消除民粹」的想法,去疏導民粹,這看起來似乎很正確無誤,但途中不對民粹作出嚴厲的批判,其實是忽視民粹本身會植根很多仇恨與非理性的種子,只會在日後的公共討論留下禍根,難以被消除。

以前我還會同情理解這方式,建立族群矛盾,再把民眾不滿的情緒引導到公共政策層次討論,產生本土意識,這還可以勉強說是一種「必要之惡」的策略。但如今民心所向,本土意識明顯已經抬頭,再無需要煽動族群矛盾。有些人不斷重複使用這策略,是否開始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還是現在它根本不是策略,而是已經變成大家真正共同擁有的信念?

我們應該透過「批鬥」Betty Wong這個人來發洩近來中共對香港種種的入侵,還是應該從這事件中思考本土主義如何脫離族群仇恨,回歸正路,在公共政策上找出對抗中共入侵的方法。我想大家心中有數。

後記:
由於Betty Wong在內地沒有任何戶籍,所以即使香港政府批出遣返令,內地政府也不會接收,那麼按照香港政府在國際法裡簽下的人權公約( 《關於無國籍人地位的公約》第二十七條:締約各國對在其領土內不持有有效旅行証件的任何無國籍人,應發給身分証件 ),因此香港政府應該一早給予Betty Wong身份證件。

另外,根據香港政府在國際法裡簽下的人權公約《關於無國籍人地位的公約》,Betty Wong應該具有居住地的國藉才對,但這裡比較尷尬的地方是,香港並非國家,所以不能批發國藉給Betty Wong,但按照人權公約背後的原則,香港政府理應批發居港權給Betty Wong,而非在這11年內只發放「行街紙」給
Betty Wong

8 則留言:

  1. 錯字 第五段 滑步謬誤 ->應是滑坡?
    任何在法津上 ->法律?

    回覆刪除
  2. 換言之作者支持本土主義?
    如是,是"香港獨立"式的本土主義,"保衛香港文化"式的本土主義或是其他?

    回覆刪除
  3. 如果行街紙=免刑責,恐怕只係一個美麗誤會
    行街紙只係代替羈留既一種,當事人仍屬非法入境,可以隨時遣返
    證據係,入境處曾經俾信betty,要遣返佢,只係佢唔講佢來自邊度,而且冇戶籍可查,先拖到今時今日
    「我沒有任何地方的身分證明文件,沒有入境紀錄,政府說已經發出遣送離境令,但大家都心知肚明政府沒有辦法送我離境.....」

    回覆刪除
    回覆
    1. 由於Betty Wong在內地沒有任何戶籍,所以即使香港政府批出遣返令,內地政府也不會接收,那麼按照香港政府在國際法裡簽下的人權公約( 關 於 無 國 籍 人 地 位 的 公 約 第 二 十 七 條:締 約 各 國 對 在 其 領 土 內 不 持 有 有 效 旅 行 証 件 的 任 何 無 國 籍 人 , 應 發 給 身 分 証 件 。 ),香港政府應該一早就給予Betty Wong合法的身份證件。

      另外,根據香港政府在國際法裡簽下的人權公約《關 於 無 國 籍 人 地 位 的 公 約》,Betty Wong應該具有居住地的國藉才對,但這裡比較尷尬的是香港不是國,所以不能批發國藉給Betty Wong,但按照人權公約背後的原則,香港也應該批發居港權給Betty Wong。

      刪除
    2. 你會相信她真是難民,還是自己/佢家人製造出黎既難民?

      刪除
  4. Your comment is the mist reasonable one that I read on this issue.
    And if you can spend some time to read through her whole passage, you will discover that Many people criticize Her in the sense that they havent read it

    回覆刪除